生活总是充满惊喜。

【贾尼】[ J ] - 10 [ 完 ]

K.D.閣下:

先前章節:


0001020304


0506070809




終於貼到最後一章了


謝謝各位的收看,每一個收藏每一條留言我都很感激⁄(⁄ ⁄•⁄ω⁄•⁄ ⁄)⁄


這原本就是一個賈維斯不斷進化,經過不斷成長越來越接近人類的故事,所以我給了他一個人性的結局


希望你們喜歡。




===================================




【10】


 


托尼.斯塔克并非寿终正寝。


 


说来讽刺,他是万众注目的企业巨星,是多次拯救世界的超级英雄,是复仇者联盟的领导重心;他自己也多少设想过,或许哪天会轰轰烈烈地死在某个超能坏蛋的手里,但现实往往并非如此。


那大约是复仇者大楼落成后的第十年,就在某个和平美丽,再也普通不过的日子,托尼.斯塔克突然地病倒了。


说起来,之前也并非毫无征兆,就算他有着不输给钢铁外衣的强健体魄与坚韧意志,但长期暴露在高辐射能源环境下,各种放射性能源与反应堆长期置于体内的后遗症交融,病变就像看不见的尘埃,日积月累,一点一滴,静悄悄地在他体内累积群聚,最后终于一口气爆发。


事情发生得突然,所有人都措手不及。


人类短暂的生命之于宇宙间其他更强大的种族不过是须臾片刻,在一个呼吸一个心跳间,就会消逝殆尽。托尼甚至还没来得及交代遗言,心脏就已停止跳动。


 


小辣椒趴在托尼的床旁,哭得泣不成声。所有复仇者联盟的成员都到齐了,他们围在托尼的身边,表情严肃而哀戚,娜塔莎走上前,在小辣椒身旁坐下,轻轻拍抚着她因哭泣而紧绷颤抖的背。


她虽在枪林弹雨中生存,早应看淡生离死别,但在她刻意维持的冷酷外表下,仍会为失去伙伴而感到哀恸。若连一向习惯保持冷静的自己都无法抑止悲伤,那么眼前的女子将有多么心碎,她不是不懂。


史帝夫湛蓝的眸子中盈满温柔泪光,他深呼吸,调整了自己的情绪,然后上前,将手覆在托尼再也不会睁开的双眼上。


「托尼.斯塔克,了不起的英雄,我们的挚友。」他开口,声音平稳而庄重。「谢谢你的陪伴与付出,使我们的人生丰富精采,你将带着我们的爱与祝福,前往天父的国度,我不会说再见,因为你将永远活在我们的心中,安息吧,我的朋友。」他深吸一口气,与其他人齐声道出「阿们。」


 


贾维斯在一旁静静地看着他们,从头到尾都像个旁观者。


 


他是由电子讯号和金属材料组成的人工生命,他不祷告。


他知道所谓的祷词只是慰藉生者,而他的主人根本不信教。但是他知道他们是出于好意,他们是托尼重要的朋友,所以他并没有出声,始终保持沉默。


但当他看着他们眼中为托尼.斯塔克流下的泪水时,那让他感异常到愤怒,于是他退了一步站至墙角,别过头去,尽量让自己在房内看起来不显眼。


托尼把贾维斯的一切都造得像人,他给他写了各种繁杂的程序编码,教他懂得生气懂得笑,理解人类的欲望和满足,托尼一手打造的贾维斯近乎完美。


但,他的造物主就是没有给他疼痛,没有给他眼泪。


他说,贾维斯,你不需要那些,因为你不会有机会用到它们。我们在一起,我要让你体会一切美好,我不会让你感到悲伤。


他站在远离所有人的角落,安静地从中央系统内调出所有托尼过去与自已对话的数据,他的虹膜以一种不可思议的速度间歇闪烁着光芒,他将这个检阅数据的过程称为「回忆」。


待所有人离去后,他才走上前,站到小辣椒的身旁。


他轻轻拍着她的背,像安抚受伤的动物那样轻柔。


小辣椒看着他,努力地想要抹干脸上泪水,但始终徒劳无功。


「这真是太残酷了,」他看着那张哭花的脸,用一种压抑又痛苦的语调说:「你们可以哭,但我却不行。所有的数据记忆都还鲜明地刻在我的核心里,我难过到电路几乎烧毁,但我依然没有半滴泪水。」


他眼球内的光芒疯狂闪动,好像就要这么从内部溶解,但纵使他的表情多么哀痛,他美丽的眼角依然干涩,完美得没有任何缺陷。


「波茨小姐,请您告诉我,我该如何表达我的心痛?又该怎么让它停下来?」


小辣椒没有回答,她只是让自己的泪水再度溃堤,抱着贾维斯痛哭失声。


 


斯塔克企业拥有世界上最好的律师团队,而小辣椒的专属律师更是其中顶尖。他们公正且有效率地处理了骤逝的企业巨子所留下的庞大遗产,让这个巨大的组织得以继续稳当前进。小辣椒依然是总裁,而且她有能力把股东和董事们治得服服贴贴,斯塔克企业依然屹立不摇,如往常般运转着,完全不因它失去了同名的精神领袖而有丝毫动摇。


托尼.斯塔克没有留下正式遗嘱,但鉴于小辣椒是这世界上少数最了解他的人,她将一部份的资产捐给了慈善机构(虽说是一部份,但也相当可观),为托尼做了最后一次高调又漂亮的门面,其余的则转为企业资金,继续她与托尼未完成的绿能发展计划。


她让复仇者大楼完全脱离了斯塔克企业,继续作为复仇者联盟的总部,为守护地球的超级英雄提供最稳固的后盾。其他大部分的房地产则做为慈善名目一并捐了出去,唯有少数几栋被保留了下来。


那之中,包括位于马里布,重建过后的海岸别墅。


她保留了那栋房子,却不是为了自己。


其实,她多想自私一次,就那么一次。那栋别墅曾是她的家,她与托尼共同的家,他们在那儿拥有太多快乐的痛苦的回忆,她想证明托尼曾经属于过自己,想证明她也曾是托尼生命中重要的一部份。


但她也早就明白,她想要的,托尼给不了;而托尼需要的,她做不到。


对于贾维斯,她只有无限的感激。他全心全意地支持着托尼,永远忠诚,永远理智,他所有的一举一动,都是基于守护主人的核心指令而出发。她再也不用时时刻刻为托尼的生命安全而提心吊胆,也不用因为托尼的任性而气得七窍生烟。贾维斯太完美了,他是托尼.斯塔克一手打造的,只为了托尼.斯塔克而存在的存在。


而且,贾维斯是个很好的朋友,是她少数能全心信赖的对象,她喜欢他。


斯塔克企业是托尼留给她的责任,也是他们共同打造的梦想,她和托尼之间仍有回忆,仍有梦想,只要斯塔克企业继续往前迈进,他们就有联系。


但贾维斯,他除了托尼之外什么都没有了。


那栋房子是他应得的,那是托尼第一次启动贾维斯的地方,她没有理由从他手上夺走它。


当她把保留别墅这件事情告诉贾维斯时,她罕见地发觉,那张由金属及硅胶聚合物所构成的面容,竟然也能有如此温暖的表情。


「谢谢您,波茨小姐。」


「别跟我道谢,」她摆摆手,故作大方地吞下那股酸楚。「你知道不用跟我客气,况且我这么做也是为了托尼。」


「不,真的,」与方舟反应堆相同颜色的玻璃眼眸看着她,用他所能表达的,最真诚的声音说:「谢谢。」


她拍拍贾维斯的肩,要他不用这么谦虚,这是你应得的,她告诉他。


「你……接下来呢?」


「请不用担心,我会在近日内解除主机与斯塔克企业服务器的连线,并确保所有斯塔克企业所用的系统能够正常独立运转。」


「啊?我不是那个意思,我是说……」


「我知道。」贾维斯打断了她,露出一个微笑。「谢谢您的关心,从很多年前开始,斯塔克企业就已经不是我的运作重心,sir给我的主要工作是管理复仇者大楼的一切,为英雄们提供最稳固的后勤。而我接下来也打算这么做,」


「你自己能想清楚就好。」她看着比自己高出许多的仿真义体,决定给他一个安慰与友谊的拥抱。「谢谢你为托尼所做的一切。」


「请别这么说。」贾维斯的声音有些微妙转变,但小辣椒并没有听出来。「那都是我应该的。」


他目送着小辣椒离去,带着只有自己能懂的情绪,面无表情地回到了那栋失去了主人的孤独高塔。


 


那之后,复仇者联盟的成员不断更迭变动,有新人加入,也有旧人离开。新的超级英雄创造出新的传说,而贾维斯始终照顾着他们。


他看着他们成长茁壮,看着他们变老。他看着他们相爱相怨,看他们互相与所爱的人结合,留下了血脉传承,他看他们因理念不合而分开,走上全然不同的人生方向。


他定期为自己检修升级,始终将自己的系统保持在巅峰状态。托尼把他造得太好,纵使这么多年过去,他依然是世界上最顶尖的人工生命。


在几个核心成员与他们的血脉都相继过世后,索尔回到了众神国度阿斯嘉,贾维斯则决定让自己展开另一个进程的工作。他特地编写了一套可以独立运作的操作系统给复仇者大楼,然后切断了J.A.R.V.I.S.与大楼的连线,离开了这个繁华的地方。


没有人知道他要去哪里,也没有人在意。


 


他花了很长很长一段时间走遍世界,进入人类无法进入的角落;他造访文明,走入蛮荒,他在狂风暴雪中登上了地球的顶峰,在深幽与黑暗中探索了寂静的海底。


他将自己所见的一切有条不紊地分门别类,慢慢地分析自己对这些事物有什么样的感受。


他一直一直记得那句话,他的sir对他说,贾维斯,你应该自由地去体会这个世界的各种面貌。


他也一直记得他的sir告诉过自己,要他直到时间尽头都一直爱着他。


所以每当他抵达一个新的目的地,他都会像接受一道新的指令那样说,sir,我好爱你。


那份爱随着他的所见所闻,每天都在贾维斯心中滋长,使他每分每秒都比刚才更爱他。


当他将地球的所有角落都走完了一遍,觉得自己的旅程已到尽头后,他回到了数世纪以前曾被称为加州马里布10880号的地方,他最初的家。


在他离开的这段期间,城市早就迁移,人们已经不居住在这块土地上,原本美丽精致的海岸风景如今已是一片荒凉。


 


等在那里的,是一片倾颓的残砖败瓦,和一张熟悉的面孔。


属于阿斯嘉之王的面孔。


 


「奥汀森先生。」他说,语气不免有些激动。


「吾友,你的旅程结束了吗?」索尔站了起来,向他走近。「我请海姆达尔看顾你,他告诉我,你踏上了探索自我的旅程,而现在你回到了这里,所以我来了。」


「是的,我的旅程结束了。」他点头道。「很高兴见到您。」


索尔厚实的手掌用力拍上他的肩,见到过去的友人也让他有些难掩兴奋之情。


「我这次来,是带给你一个邀约。」他对贾维斯说。「吾友,这个星球已经不存在与我们有所连结之人了。」他的蓝眸子有如破晓前的星空,深邃而坚定。「你是否愿意与我同行,前往众神国度?在那里,时间不存在意义,我们可以共同缅怀那些已经逝去的朋友,直到永远。」


贾维斯先是愣了愣,那个提议超出他的预期,让他有些意外。但很快地,他便回过神来,摇摇头,微笑地说:「谢谢您的好意,奥汀森先生,我向您表达最大的感激。众神国度虽美,但毕竟不是家。」他爱怜地看着满地的残砖破瓦,眼神中充满感情。「这里是我与sir共同生活的地方,就算所有人都不在了,过去的细节仍如同它们初次刻录进我体内那般鲜明,存在于地球上的东西是我的一切,我不会抛弃它们。」


索尔的表情很是感动,他温暖的大掌握紧贾维斯的肩头,像他对待他国度的勇士那样。


「吾友,你是我遇过最忠诚勇敢之人,我将会永远记住你的坚强。」


「这是最大的恩赐了,阿斯嘉之王。」贾维斯说,「就算不是永远,只要您还拥有回忆的一天,我们就会活在您心中。」


「你也是永恒之躯,为何做出此番发言?」索尔察觉他的朋友话中有话。「你之后有什么打算?」


「我身虽是永恒,但心却不然。这之后,我自有计划。」他伸出手,欲向索尔展现最后的友谊。


索尔没有回握,反而是一把他拉过来,用力地拥抱。


「永别了,吾友。」他说。


贾维斯闭起眼,他有多久没被拥抱过了?两百年?三百年?或者更久?他抬起手,拍拍阿斯嘉之王坚实的肩膀,说:「永别了,我的朋友。」


 


他目送着索尔跨越虹桥离去,消失在天际。他在原本曾是壁炉的地方找了块石头坐下,亮蓝色的瞳孔收缩闪烁,开始从数据库中读取他从诞生以来第一天的记忆。


他第一次开机,那时他还生涩,没有声音。


他的主人在一次意外中被俘虏,三个月后平安归来。


他与他的主人共同打造出了第一套钢铁衣。


他第一次意识到情感,对自己的造主说出了爱。


他的sir逃开了他,但最后仍然回到了他身边。


他的情感得到了回应,他好幸福。


他有了一具身体,他过去所认知的世界跨越了另一个层级。


他与他所爱的人合而为一。


这些被称作「回忆」的数据如此鲜明,有如珍宝般存放在贾维斯最核心的内存,每一次重新检视,都让他感到无比喜悦甜蜜。


 


他就那样坐着,一语不发,无关日出日落,夏浪冬雪,他将所有数据仔仔细细读取了一遍又一遍,一次一次地覆写。


最后,他睁开眼,面对着眼前一片美丽却又陌生的风景,站了起来。


张狂的海风迎面刮在他的脸上,将他身上衣物吹得裂裂作响。


「Sir,虽然这个地方已经变得完全不同,但我仍记得它原本的面貌,」他踏出步伐,在那幢已经不存在的豪宅内四处走动,他的手指抚过每一个角落:有着完美海景的阳台、落地窗、工作台、饭桌椅……,他依据存储器内的数据辨识出一片荒凉之上的原本模样,彷佛他们的家从来没被毁坏过。


在将整栋房子巡视过一遍后,他回到刚才坐着的那块石头前,他还记得那一年的圣诞节,sir给了他一个圣诞袜,就挂在壁炉上。


想到这儿,他不禁漾出了一个温暖的微笑。


「Sir,我从您身上学习到的第一种情感是爱,最后一种是寂寞。」他开口,朝着空无一人的地方说。「我本以为寂寞会随着时间淡去,但我每一天都比之前更加爱您,寂寞伴随着我的爱成长,最后成为了空虚。」


他抬头,面对被残破瓦砾遮住的半片天空,看见了他们过去拥有的那个家。


「您在的时候,我学到的所有一切都是快乐的,您教我信任、分享、喜悦、爱;您离开后,我所学到的一切都让我困惑,我感到寂寞、痛苦、空虚、思念。」


「我现在知道您当初那句话中的真正意义了,您说,您的要求很残酷,我现在懂了,但我一点都不恨您,永远不会。我对您的爱都还来不及填满,又怎能学会恨?」


「您说过的每一字每一句,都仍历历在目。您说,我是英雄们最有力的后盾,于是我照顾联盟成员和他们的血脉子孙,直到他们再也不需要我。您说,您要藉由这具身体与我分享世界,于是我走遍地球的每一个角落,体验了您希望我体验的一切。」


「您说,要我记得您,在时间的尽头继续爱您。我对您的爱一天比一天更强烈,无论经过多久都是如此。」


「我完成了您给我的所有目标,这些经历都深深刻在我的核心里,保存如新。」


「但是sir,我现在要违背您的命令了,我保证,这是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


 


他用漫长的时间,完成了sir给他的所有的使命。


现在他再也没有目标了。


 


贾维斯亮蓝色的眼珠发出了奇异的变化,瞳孔透出丝丝红光。


自毁程序开始倒数启动,人工生命的生与死, 只在一条指令之间,就是如此简单。


他感到自己通体发热,他体内的能量流开始失去控制四处飞窜,这是数百年来他第一次自体产生热能,他看着自己由内部逐渐泛出的高热让他的表面皮层隐隐泛红,彷佛其下奔腾的不是电缆而是滚烫的血液。


他联想到很久很久以前的夜晚,在他怀抱中的sir也是这个颜色,美得让他目眩神迷。


 


「我好思念您,sir。」在马达发出一连串刺耳的警示音时,他开口说着。


没有托尼.斯塔克的世界,对他来说一点也不美丽。


 


这副躯体是高能量高密度的结构体,自毁时所引发的震荡连带着将那片原本属于马里布10880号的人造山壁一并摧毁。


爆炸如同数世纪前的十二月这栋屋子第一次遭受攻击时那般重演,贾维斯在巨大的火花及砂石瓦砾中下坠,他的身体碎成片片,皮肤因高热溶解,金属骨架也逐渐崩裂。


当他坠入海中时,腥咸的海水与气泡掠过他的脸颊眼睑,就像他从来没有过的眼泪。


那双曾与方舟反应堆一样明亮的眸子逐渐黯淡,慢慢被火花与海水吞噬,成为众多灰烬之一,缓缓地沉入海底。


在他的自我意识消失前,失去了语言功能的他想着,sir,我躺在您当初坠落的地方,我感到您彷佛又跟我在一起。


 


Sir,我终究还是违背了您给我的命令,我放弃了您给我的永恒,我成长得不够坚强,辜负了您的期望。


您会生气吗?会原谅我吗?


 


Sir,这次我是真的要睡了。


 


Sir…谢谢 您给 我 的 一 切……


 


我 … 好… ……────


 


 


 


爆炸的声音在渺无人烟的大地上隆隆响起,一波波传至远方消失。


当尘埃落定,海面恢复了先前的平静。


潮起潮落,风起风过,除了原本的山壁在广袤的海岸线中缺了一小角之外,一切没有任何改变。


冷冽寒风从荒原上方呼啸而过,带走所有喧嚣寂静,徒留一片苍凉。






[完]

评论
热度(123)

© 周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