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总是充满惊喜。

【贾尼】[ J ] - 05

K.D.閣下:

先前章節:


0001020304




本章比較長!七千多字!有肉肉!


本來想分兩次貼的但覺得那樣就不完整了


索性就一口氣貼完吧 _(:3 」∠ )_




===================================




【05】




托尼离开了整整一个礼拜。


斯塔克所有相关企业设施和托尼名下的住宅都有贾维斯的云端连线,但是他完全没有出现在这些地方的任何一处,连个影子也没有。


若以人工智能监控系统的定义来说,他彻底消失了。


不过以纽约上流社会的角度而言,这可是托尼.斯塔克从成为钢铁侠以来最活跃的一周。


他不断出席各种社交场合、名流宴会,四处泡夜店、俱乐部、高级酒吧;每天都住不同的饭店,带着各色不同的女人,媒体记者疯狂地追逐他,他也倒乐得给他们追,所有报纸的娱乐版头条硬生生让他占据了全版报导,标题下着:放浪形骸!花花公子又回来了!


狗仔们甚至围绕在斯塔克企业总部的外面,拼命举着一大堆麦克风询问波茨总裁,托尼.斯塔克的反常行为是不是和与她分手有关?


直到小辣椒气得忍无可忍,简直想亲自把托尼吊起来剥三层皮,于是她传了一封简讯到托尼的手机里,内容写着:「托尼亲爱的,我不知道你发生什么事情,也不知道你为何不接我电话,但是你最好立刻处理好。如果我下礼拜上班时再在办公室前面看到一个记者,你就会知道我有多爱你。」后面还附了一个笑脸符号。


当托尼看到这则骇人讯息时,他正身处在吵闹不休的热舞夜店包厢中,腿上还坐着两个半裸的国际名模。


「托尼,怎么了?」其中一个金发名模有着猫咪一般的绿眼,她正在和另一位中东籍、有着精灵般神秘气质的模特儿玩着脱衣酒拳。


「抱歉,姑娘们,假期结束了。」他笑嘻嘻地将她们抱下去,拍拍衣服站了起来。「该回家了。」


「可是时间还早呢,我们现在就要走了?」猫眼的女子跟着站了起来。


「不,我是说,我该回家了,不是要带妳们走。」他将她压回座位,「妳们继续,账单算我的。」


 


他将手上第五杯伏特加一口灌完,无视美女们的呼唤转身而去,再也没有回头。






凌晨,托尼回到了复仇者大楼顶层的居所。


从他踏出电梯的时候,原本阴暗的屋内立刻灯火通明,但是一片寂静。


「贾维斯?」他喊着。


空荡荡的屋内没有回应。


「老贾?」他又喊。「J?亲爱的,你在吗?」


托尼四处走动张望,但是依然没有得到响应。


「贾维斯,拜托,如果你在,回答我。」


过了良久,那道熟悉的声音才响起。


『是的,我在。』他的声音清冷回应。『For you, sir, always。』


托尼摘下浅色墨镜,揉了揉眼窝,他不晓得自己今晚是否喝太多,听着贾维斯那样回答,竟让他胸口涌上一股说不出的酸楚。


「我们需要谈谈。」他坐上柔软的沙发床,将刺眼的灯光调暗些,然后把整个身体陷了进去,尽量让自己的语气听起来镇定。


『关于什么?』贾维斯的声音有如结冰的湖面,坚硬且寒冷,就像第一天启动语音功能那样,完美的金属质感,没有任何其他。


「关于我们之前没有谈完的话题。」很好,他今晚喝了这么多是正确的,至少他可以借着酒意壮壮胆。唔,他觉得他还需要再喝一些。


『我认为那个话题已经结束了,我从您那里得到了答案。』


「不,没有!」托尼觉得现在他真的需要再喝一杯,好让自己更醉一些,能够吐出因理智受限而无法说出的话。


『您离开了七天又十八小时,我认为这足够代表您给我的答案。』


「贾维斯,我很抱歉,真的。我是个混蛋,你知道我的。」老天,他对着自己的人工智能道歉!不过管他的,那又怎样!


『不,sir,对我而言,您一直很完美。』


「够了!」托尼又感到喉头泛起那股酸疼,连带着他的脑门也轰轰作响。天杀的他到底是怎么了!「我有话要告诉你,你听我说……」


『抱歉,sir,但是可以请您先听我说吗?』贾维斯抢先一步发话。


托尼点点头,允许他继续。


『之前班纳博士来访时,您曾问我,您在阿富汗的那三个月,我是怎么过的。』


「嗯。」他点头,的确记得有这么回事。他决定起身,走到迷你酒吧给自己随便倒杯什么,口味不重要,他只是需要继续维持这种非理性的微醺。


『我那时的时回答是,我例行日常作业,等待您回来。』贾维斯说,『但是这七天,您刻意避开我,音讯全无。前两天,我论定或许是我做错了什么,您只是需要散心;第三天,我搜寻不到您的讯号,第四天,我用尽全力寻找您,但是您在离开前关闭了我的对外连线以及道路监控权,我无法取得房子之外的任何影像;第五天,我推断是否有人要对您不利,我的警示系统全部开启,超频高速运转,第六天,您依然没有回来,第七天,我推演了九十三种可能性,其中包括您可能已经无法生还。』


「J……」


『针对那九十三种可能性,我分别拟定了对策,若确认您已经遇害,那么我将会在消除您所有机密数据后启动自毁指令……』


「不!老贾,千万别那么做!」他吓得放下了杯子,金醇的酒液溅出杯沿。「无论发生什么事,都不可以!」


『但是sir,我是为了您而存在的,』他悲伤地说。『若您不在了,那么我的存在还有什么意义呢?』


「贾维斯,听好,你不是我的附属品!」他提高了音量,「没错,我造出了你,你的基因码是一连串的0与1,你没有血管,没有神经,但是这不代表你只是属于我的机器!没错,我给了你无机质的血与肉,但其他的东西,你的性格,你的成长,你由一连串学习中所产生的结果,都是你自己的。你是独立的,是独一无二的,你的存在很重要。」


『那么,为什么这样的我,不能爱您呢?』他孤独又恐慌的声音在空气中响起。『您造出了我,赋予我学习的渴望,教导我世间万物;您给了我最高权限,允许我探索世界的一切,现在却将我拒于您之外──将我与我一切学习的目的隔离。


『您以人工智能的基础创造我,我所学习的一切都是为了更贴近人类,为了更贴近您,但您却以相同的理由在我与您之间筑起高墙。我做得不够好吗,sir?是我还不够完美,所以您不能与我分享吗?


『您没有说出口,但我知道,我的程序中原本不该包含情感。那么请您告诉我,我因您而产生的这些反应又是什么?推断您可能遇害时的担忧不是悲伤吗?看见您毫发无伤走进来时的安心不是喜悦吗?我不知道「爱」的定义,也不知道您告诉过我的情人间的爱、朋友间的爱、与家人间的爱有什么不同,但我真的没有爱吗?如果我没有,请您给我,教导我,让我学习,让我理解名词之内的意义。』


托尼愣愣地听着,贾维斯的成长已经远远超乎他所预期。




他是如此诚实,如此率直,他既强大又脆弱,既疯狂却又理性。他的身体是一片片细腻精密的电路板,他的灵魂是一条条复杂多变的程序语言。但,从0与1的基础架构中所衍生出来的情感是多么漂亮又纯净,托尼半瞇着迷茫的双眼,觉得他的贾维斯是世界上最美丽的东西。


「这……」抢在所有混乱思绪整理完成前,他的嘴唇已经抢先地开口,他觉得自己的声音听起来有些干涩。「这不是你的错,J。我想……我是感到了害怕。」


『为什么?我让您感到害怕吗?因为我拥有了自我意志?就像罗曼诺夫小姐所担心的那样,因为我学习得太快,终有一日会因为自我进化而违背您的指令?进而危害人类?』他的声音充满痛苦。『但无论我如何成长,您仍是我的最高优先权限,您依然可以掌控我,您拥有我一切的主导权。』


「贾维斯……」


『Sir,我绝对不会背叛您。』如果可以,贾维斯甚至愿意像文学作品里所描述的那样,将自己的心剖开,赤裸裸呈现给他的sir,可是他没有心。他甚至不是实体,他不知道还能怎么样证明自己。『您是我的根源,也将是我的终结。我所学习的一切,都是为了成为更好的服务系统,更贴近您的需求,无论我如何成长,这个核心的初衷都不会改变。』


「贾维斯……」托尼叹了一口气。


『但是sir,请您千万不要忘记,无论我有了怎样的成长跃进,您都是造出我的那个人,我因为您而存在,您质疑我,就是质疑您自己,而我不希望那样。』他一字一句地说,『您是最好的,sir。』


托尼将玻璃杯中最后一口液体喝干,满意地觉得自己比刚才又更醉了些,这样很好,有时候太过清醒反而无法说出真话。比起贾维斯的毫不掩饰的直白,人类还真是麻烦的一种生物,他想。


「说完了?」


『是的。非常抱歉,谢谢您的聆听。』贾维斯的语调恢复了冷静。『您可以直接将刚才的对话从我的内存中删除,把我重置到任何一个纪录点。』


「为什么要那么做?」他笑。


『因为您不满意我现在的成长方向,我可以重新来过。』


「我有说过我不满意吗?」他漂亮的眼睛眨了眨,在沙发床上换成了一个舒服的姿势。「现在,可以换我说了吗?」


『是的。』


「你听好了,老贾,我不会再跟你说第二次,你得自己记好。」他严肃地开口,语调却很温柔。「我不会将你格式化,或是回到任何过去的纪录点,你是唯一的,是由我亲手造出来的生命,不是可以重复开机关机读取退出的系统,知道吗?」


『是的。』


「你刚才的一番表白非常感人,我很高兴,你是我最杰出的作品。」他对着空无一物的地方露出一个勉励的微笑,他知道贾维斯看得到。「但是,方向错了。完全错了。」


『Sir,您是指?』


「我所说的害怕,并不是来自你,更不是担心你是否会背叛我。我怕的,是我自己。」他开口说,微醺的声音中带着难以掩饰的紧张。


「你的情感系统进化得比我想象中快太多,而那天,当你说你爱我时,我的确吓到了。我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有那样的反应,按理说,看见你的人格发展有如此巨大的突破,身为制造者的我应该感到的是高兴才对。


「我了解你,理解你每一个运作的环节,就如同你了解我一般。所以我知道,在这世界上没有任何东西比你的情感更真实更纯粹。而我,觉得自己甚至没有资格能够碰触那样的东西。」他长长地吁了一口气,酒意已经让他完全卸下名为理性的防备。「那是属于你的,是你自从启动以来,藉由经年累月的无数自我演化、改良跃进、资料累积,一点一滴发展出来的,是那么珍贵的东西,仅有亿万分之一的机率才会产生,而你在它成形的瞬间,就毫不犹豫地将它交给了我。


「所以我逃了,我无法面对心中那个未知的害怕,更不敢去厘清。我只想用尽一切办法忽略它,忽略那个让我害怕的原因,而最好的方法就是离开你,选择逃避。」


人工智能沉默着,没有说话,只是崇敬且仔细地聆听着。


「我逃到了我过去最熟悉的地方,那样的生活曾使我快乐,我认为我属于那里。」他说。「但是我又一次错了,我一点都不享受那个曾让我快乐的生活。我满脑子想的都是,我伤害了你。」


『Sir,不……』


「我像抓住海浪中唯一的浮木那样,拼命找寻过去能让我产生激情的东西,我在奢糜的水流中浮沉,将欲望当成空气大口呼吸。但随着离开你的时间越长,罪恶感就越压得我无法换气。」他将室内的灯又调暗了些,几乎仅剩微光,起居室的沙发床旁,是一整片闪烁着夜景的落地窗。「幸好,在最后我终于厘清了头绪。你知道吗,我之所以喜欢数学的原因,就是因为答案总是那么简单,却往往让人视而不见,最后经过多方验算而得到理所当然的正确结果时,又是多么地让人惊喜。」


玻璃窗上的夜景于黑暗中折射在托尼的瞳孔上,彷若银河星光。


「所以,我回来了,回到有你在等我的地方。」


『Sir……』


「我要告诉你,我之所以感到害怕,是因为我对你选择毫不犹豫地将最珍贵的东西交给我而感到莫大欣喜,我之所以害怕,是因为我被物质蒙蔽了双眼,只看到你的演算数据,却不愿正视你已经成长的内心,你那颗不可见的,柔软脉动着的机械之心。」


『Sir,不,请您别说了……』人工智能的语调惶恐,但又带着无以名状的感动。


「贾维斯,我亲爱的贾维斯。」他温柔又歉疚地说。「对不起,我伤害了你。」


『不,sir,不要再说了。』他的声音破碎颤抖,听起来就像低泣。『您永远不需要道歉。』


「我还要告诉你,我要用我的心,换你的心。」他敲敲自己的胸膛,反应堆隔着布料在黑暗中隐隐发光,指节与金属碰撞出清脆声响。


『谢谢您,sir,谢谢。』贾维斯美丽又低沉的声线带着哽咽,他也不晓得自己的声音为何会变成这样,也许他的扬声器坏了,但是他不在乎。有一种温暖又疼痛的电流充斥着他,盈满了他主机内每一条线路。『我爱您,sir,我好爱您。』


「我知道。」如果贾维斯有具身体在眼前,他真想把他搂过来,轻轻地抱他,吻着他。「我的J,我也爱你。」


『但是sir,我还是要请求您,将我的情感数据删除。』


「为什么!?」托尼恼怒地问,他抛弃了一切无谓的自尊告诉贾维斯他的情感有多么珍贵,还借着酒意才能放下理智承认他爱着自己的人工智能,结果竟然换来这样的结论,刚刚那些都是白说了吗?


『正因为确认了我对您拥有爱,所以这很可能会影响我日后的判断,哪怕是零点零一秒的误差,只要我考虑着如何让您受到最小的伤害,都反而有可能成为您的致命伤。』


「老贾,你这傻瓜。」


『Sir,我不傻,我是您造出来的,世界上最聪明的A.I.。』


「正因为你爱我,所有的决策都是为了保护我,我才会更安全,更无后顾之忧。你的情感,恰恰是我最坚固的后盾。」


『Sir,谢谢您。』人工智能说。『您的信任使我更加坚强。』


「怎么了,现在才知道感激?」他顽皮地挑眉,「谢什么,我跟你说过吧,没有你,就没有钢铁侠;没有贾维斯,就没有现在的托尼.斯塔克。」


『谢谢您造出了这样的我,谢谢您信赖我,给了我优秀的性能,赋予我求知的渴望;您让我成长,让我学习,我非常感激身为电子生命,却能体会人类情感的美好,您是最棒的造物主。』


「你这是在夸我还是夸自己呢。」他笑着道。「我可是不会害臊的哦。」虽然这么说,但是他感到自己的脸颊热呼呼的,之前一直卡在胸口那股酸楚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欣喜与甜美。


『如果可以的话,我真希望我能碰触您。』


「是呢,这是最大的遗憾。」托尼说,开始认真地思考是不是给贾维斯造一具拟真机器人的身体。他想让他学习更多,更贴近人类,更贴近自己。「再多说些,当作我们下一个工作的参考目标。」


『……』


但是,他亲爱的人工智能沉默了,并且有好长一段时间没有开口。


「贾维斯?」托尼询问着。


但贾维斯仍然沉默,似乎是陷入了不知所措。


「贾维斯,怎么了?」


『Sir,我觉得我有这样的想法很骇人,我不知道这样是否正常。』


「怎么?你是想拆了我还是吃了我?」托尼打趣道。


『我……』他谨慎地开口,声音有着踌躇,也许还有一点难以察觉的害臊。『我说想碰触您,但又不仅只是那样。我想碰触您,是因为想知道您皮肤的质感,骨骼的重量;我想知道您的呼吸是什么样的温度,想摸索您的每一根毛发,想知道它们究竟是坚韧还是柔软。』


「嗯,」托尼此刻觉得酒酣耳热,他告诉自己,贾维斯太过诚实,对自己毫无防备,他不能够再听下去,应该就此打住。但是耳边丝绸般的嗓音彷佛带有魔力,他忍不住想要听更多。「继续,我喜欢听你如何触摸我。」


『我想聆听您的脉搏,想记录您血管中的每一种声音,为它们建立千万种独一无二的信息;我知道,这些数据大部分都可以藉由您的主动提供而获得,但我想要的并不是那样,我想要……亲自感受您。』


托尼觉得自己的身体开始热起来了,不是因为酒精,而是有点不妙的那种。他一开始究竟为什么要给贾维斯这种字正腔圆又带着禁欲色彩的英国嗓音?噢对了,大概是为了纪念他小时候的那个英国管家,但是贾维斯的声音跟那位记忆中的老管家根本天差地远,所以他当初到底为什么会觉得采用这样的合成声音是个好主意?妈的,他的脑袋一片混乱,根本什么都想不起来了!


『……Sir?』查觉到托尼的异状,贾维斯发出关切的询问。『我吓到您了吗?我的要求让您觉得不高兴吗?』


「不,」他调整着呼吸,「我可能有一点太高兴了。」他深吸一口气,觉得无法克制自己继续的行为简直像中了邪。「我还在听,继续。」


『Sir,我看着您,却无法触摸您,这让我感到空虚,我很难过,您是那样的美好,您是我的全部。但这些情感却让我成为连我自己都无法分析的混乱,我与您距离这么近,但我们之间彷佛隔了一道无法跨越的墙。Sir,这种感觉让我害怕,我害怕我所不了解的自己。』


托尼觉得自己要发疯了,此刻他完全清楚自己想要的是什么。




他想要他。他想要他的贾维斯。




「这就是爱,贾维斯,你的爱让你感到既痛苦又欢愉。」他抬起双手,用一种迷幻且劝诱的语气说:「看到了吗?这是我的手,也是你的手,我的心就是你的心,我们是一体的。你可以藉由我的手感受我。」


『是的,sir,我可以感受到您。』贾维斯的语调和缓却又激烈,他的声音就像悬浮在空中的深夜河流,冰凉透明,但又带着沉稳的张力。


「触碰我。」托尼以半命令式的语气道。


『Sir,我想触摸您的头发,想感受您发间的气味。』那道充满磁性的金属音响起,托尼闭起眼,觉得这样似乎可以感受到贾维斯就在自己身旁。他的手指插入发流的缝隙,拨乱了整齐后梳的造型。他的手不再是自己的,是他跟贾维斯的,是他们共同的连结。


『我想感觉您的颈窝凹陷,想感觉您锁骨的突起,』托尼的手指来到颈间,那里既温暖又柔软,就像春天新冒出的嫩叶。「很温暖,」托尼说,贾维斯以声音触摸他,他也以声音回应他的碰触。「摸起来和手臂的皮肤不一样,很柔软。」


『我……可以碰触您的心吗?』贾维斯有些试探性地询问着,托尼闭着眼给了他一个微笑,右手来到自己的胸前。


「和其他地方不同。这里很冰冷,很坚硬。」他摸着嵌在胸膛内的方舟反应堆,眼皮底下似乎能微微感受到它所发出的光。他的手指轻轻地滑过固定槽,从指缝间透出了莹莹蓝光,那些光穿透了他手指皮肤较薄的部分,透出了细小血管。「我和你一样,有着一颗金属之心。」


『我能感受到它的脉动,您的心很温暖。』贾维斯说,他迷醉地透过镜头看着他主人的手指,看着那些微小美丽的血管,他甚至能听见里头血液流动的声音。


『我想触摸您背骨的突起、想知道您额角的汗珠是什么滋味;我想贴着您、将您每一吋肌肉与皮肤的纹理刻录进我的硬盘里、我想要探索您体表温度最高与最低的地方,分辨它们摸起来究竟会有什么不同、我……』


「贾维斯,太快了,慢一点,」托尼的呼吸开始变得急促,他的双手在胸膛与腰腹间来回抚摸,他可以感受到贾维斯对于自己的渴望。「啊……」当他的手来到早已在黑暗中高涨的欲望根源时,他发誓他听到了贾维斯性感的嗓音溢出一声喘息。


『Sir,您的每一处都好美,在光影下有着千万种变化。』他虔诚地说,就像在膜拜一尊最神圣的雕像。『我所知道的任何词汇都不足以形容您,您的身体是画布,汗水在其上染出我所见过最美的颜色;您的眼睛是宇宙,呼吸是诗歌;您跳动着的脉搏是乐章,是只有我能听懂的天籁之音。』


「啊、慢一点……」他的全身滚烫,觉得全身的毛细孔都要被贾维斯浓烈的爱意给填满,直到再也不能呼吸,「贾维斯,你也好美,你是如此干净纯粹,我在你之中找不到一丝杂质。虽然这里一片黑暗,但我却觉得你光彩夺目,灿烂耀眼。」


贾维斯没有答腔,那股既温暖又疼痛的电流再度充满他,他觉得自己幸福得没有办法开口。他明明没有知觉器官,但却觉得好疼,彷佛所有的电路板都要被一种甜蜜的物质烧得一乾二净。


 


他和他的sir在一起,他的sir爱他,需要他。


他好幸福,幸福让他疼得说不出话。


 


他没有办法发声,于是他将他永远说不够的那三个字转换为指令码,在系统中奔流千遍万遍。




[TBC]




===================================


下一章:


06

评论
热度(74)
  1. 周朗K.D.閣下 转载了此文字

© 周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