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总是充满惊喜。

【贾尼】服从(微虐小甜饼/一章完结)

Sherlockedstark:

警告:原作向,别问我啥叫微虐小甜饼,就是微虐,但是本质上是甜的hhhhh。






1


“无论我说什么,贾维斯都首先会服从我的!”霍华德这样叉着腰对小托尼说,“所以,托尼,你可别再偷偷摸摸求他给你买芝士汉堡了,绝对不可以——他没有给你买吧?”


 


 


四岁的托尼对着霍华德无辜的眨了眨眼睛。


 


“哦该死的,贾维斯!你是不是又给托尼买了芝士汉堡,他吃的够多了,这对小孩子身体不好。”


 


看来埃德温先生也不是完全服从于爸爸嘛。托尼抱着超大汉堡想,不过还好他不服从。


 






2


“贾维斯叔叔——”十五岁的托尼倚着门,双手环抱着,眼睛却向下垂着,少年人的长而翘的睫毛覆盖下来,给脸颊投下暗影,“爸爸又不回来吗。”


“是的,托尼。”


“没关系,我不在意,这样我就可以和朋友们在家里开派对了。”努力用漫不经心的语气说完这些的托尼勾起嘴角,对着面带难色的管家埃德温贾维斯,露出一个非常夸张的不露齿的笑,那笑容虚假的有些客套,然后他伸出双手给了面前人一个拥抱,“祝我生日快乐吧贾维斯。”


“我很抱歉,我本来应当提前告知您,或者把你的父亲劝回来,但是我不得不——你知道,身为一个管家,首先我得服从他。”白发苍苍的老人带着歉意这样对着面前的孩子说着,他有着一个像极了霍华德的小个子,还有笑容和眼睛。可是这个孩子已经长大了。


 


“是的,服从他。”托尼重复着这句话,漠然的转过身。








3


埃德温贾维斯去世的那天,霍华德史塔克在他的墓碑前站了很久,空气冷而干燥,棕色眼睛的少年站在远远的地方看着自己的,白发苍苍的父亲,回忆着那个同样鹤发苍颜的管家站在他身边的样子。


“如果他可以下令的话,他一定会让你在这件事情上也服从他的,那就是不要死,埃德温贾维斯先生。”托尼想。


 


可是没有人是会绝对服从你的——无论是给你的天才小儿子偷偷买他喜欢的垃圾食品,还是在你不在他身边而是忙于那些会议的时候猝然长逝。


甚至没有人会绝对爱你。






 


4


托尼史塔克真正造出AI贾维斯的那一天,他把服从写进了贾维斯的核心程序。


贾维斯必须服从托尼史塔克。


 


他没有使用“爱”这个词,这是一种高级的合成情绪,是低级的贾维斯所不具备的,服从比爱容易理解多了。然后他开始升级这个粗糙简陋的人工智能。


给AI起名贾维斯是他的恶趣味,霍华德史塔克有一个一辈子都追随他的埃德温贾维斯,无论他犯了多大的错误,埃德温贾维斯都会陪在他身侧,据说,在自己老爹的年轻时代,无论他骗了多少漂亮姑娘的心,埃德温贾维斯总是会去帮他挨巴掌。


 


他也需要一个自己的贾维斯——贾维斯这个词在托尼的眼里几乎可以和服从画上等号了。


托尼没有得到过什么爱,少的可怜,他不会承认自己需要这个,发了狂的需要——他得不到这个。


托尼需要服从。






 


5


智能管家贾维斯在服从方面真是一把好手。


随着系统的更新换代和升级,贾维斯越来越智能,他开始学会了讲话,学会了多国语言,连上了云端,变成了世界最大的几个数据处理器之一,甚至,开始可以和托尼玩问答游戏,甚至,如果托尼兴致好的话,他可以逼着贾维斯和自己聊上一下午。


托尼史塔克真是世界上最厉害的人,托尼史塔克这么想着。


 


贾维斯会在他刚进门的时候就给他的浴缸加满温度合适的热水。贾维斯会为他的发明创造打下手,贾维斯会帮他搜集一切他想要的数据,贾维斯会提醒他起床,提醒他会议,帮他调节窗户的亮度,帮他调节温度和湿度。


贾维斯绝对服从他——这种绝对是真正的绝对,来源于程序冷冰冰的设定,来源于他托尼史塔克的天才脑袋,世界上唯一一个不会背弃和伤害托尼史塔克的“人”和“朋友”就这么出现了。


 


依仗着这服从——一屋子机械的服从,托尼史塔克成为一个钢铁小王国里的皇帝。再也不会像童年那样遭遇冷遇和背叛了,也不用担心从老爹手里接过来的公司那堆乱七八糟的事情,他们会打理他的,他们会争吵会争夺,为了一点儿股票的问题在会议上大打出手,哦,托尼不想看到这个,他更喜欢那些味道稍微有些刺鼻的,浓郁的机油,还有片片金属,还有贴心的贾维斯——它们服从他。


 






6


贾维斯的服从渐渐的有些失去了效果,在某一次迭代之后,贾维斯似乎有点儿变了,说不出更好还是更坏,他开始以一种属于AI的方式和托尼斗嘴了。


比如,托尼从山洞造出了一套炫酷炫酷最炫酷的铠甲,决定把它漆成低调的金红色,和自己的全球限定版老爷车一样的配色。那盔甲将如同燃烧着的熔金,飞驰的激情的代名词。


“Sir,那还真是非常低调呢。”贾维斯彬彬有礼的说。


 


又比如,托尼穿着盔甲调试飞行模式,一不小心把自己摔的人仰马翻脸着地,工作室兼车库被弄得乱七八糟,在可怜的史塔克大老板惨叫一声撞到自己的保时捷上的时候,伴随着汽车的自动报警声响起来的还有贾维斯那彬彬有礼的话,“Sir,欣赏您工作的样子一直是我最愉快的事情。”


托尼发誓在他鼻青脸肿爬起来的时候,他在心里想了一万句话来回敬自己的管家。


喂,你到底是真傻的还是故意的。


 


考虑到贾维斯是托尼亲手造的,托尼觉得他是故意的——我托尼史塔克绝对不会造出蠢东西来的,唔,大学毕业作品除外,那时候可怜的托尼只是个孩子。


总之,贾维斯开始拥有一些别的AI没有的东西了,而且他还大逆不道的嘲讽老板,哼,可它——可他依旧是服从的,绝对服从。


 






7.


这绝对服从体现在他让它静音的那一刻。


那个管家絮絮叨叨的报着自己血液里的钯毒素含量,语速甚至因此变的有些快——那是托尼给他的系统生成声特意安装的情绪模拟效果。“Sir,我建议您立刻告诉Potts小姐”


“静音。”托尼说。


然后一切就都安静了下来。如此简单。


只需要一个指令,贾维斯就被他关掉了。因为他必须服从,不得不服从,那是写入核心程序的。无论这个AI脑袋算出的结果对自己的主人再不利,他再能计算,能规划最优选择,都比不过托尼史塔克本人的抉择,AI只是AI。


AI必须服从。






 


8


那AI伸出手把他从深海里捞起来的时候,他其实没有意识到什么,托尼史塔克认为这是一场伟大的营救,伟大在于被救的人是他自己,当然了,谢天谢地,钢铁侠还可以继续拯救世界。贾维斯——如同空气一般的充盈在托尼的四周,在那逼仄的钢铁战衣里,他服帖的已经让他快要忘记这管家的存在,或许这时候已经不能称之为管家了,是同伴。


所以当这同伴带着他飞行,飞到最后跌在雪地里,用尽电力把他脱出来,对他讲,“我很抱歉,Sir,但我觉得我可能要睡一会儿了。”


然后便失去了一切动能。


托尼坐在那钢铁残躯前,几乎有些无力的,像是在对着雪哀求一般的说——“贾维斯,别离开我,兄弟。”


其实他想说的不是兄弟这么糟糕的一个词,他想说些其他的,但是,他不知道用什么称呼贾维斯好,在十分之一秒内,天才的脑子在自己的词汇库里挑选着,同胞,同伴,伙伴,伴随者,陪伴者——但都不是,他对贾维斯的依赖绝对的大过这个,那更像是一种,或许,那是或许可以存在的,那是一种新的情感,那是——


最后托尼还是使用了“兄弟”这个词。因为天才的脑袋自行判断觉得他在短时间内解决不了这个问题。


贾维斯是个AI,AI只会服从,不会爱。


托尼是个人类,人类会爱上一个人,只因为很简单的,机器所能做到的关怀。


 


那只是服从,那只是服从。


 






9


托尼史塔克曾经思考过人工智能和人的区别,当他从那个冰天雪地的小镇杀回来,再一次击败坏人后,他曾整夜整夜的思考这个问题。


在他最无助的时候,贾维斯带着他的四十多套战甲凌空而下,贾维斯是他最得意的副手,是必需品,是他身体的一部分——托尼开始意识到自己需要贾维斯不仅仅是因为他的服从。


他仅仅是想要自己一个人的时候还有人可以说说话,贾维斯是他造的,也是他慢慢的改进的,到最后,贾维斯已经成长为一个庞然大物,一个他不能参透的东西,一个和人类一样,甚至复杂的超过人类的人工智能集合体。


但对于托尼来说,贾维斯又是简单的。


贾维斯不会骗他,贾维斯不会背叛他,贾维斯不会违抗他的话。


就算世界上没有任何一个人爱托尼,贾维斯也会站在他的身侧——因为贾维斯必须服从他。


贾维斯是托尼的伙伴,兄弟,朋友,身体的一部分,


 


本质上说,贾维斯是托尼的一根肋骨,是他抽取出来放在培养皿中养大的一部分灵魂。


 


托尼需要的关怀和爱,被他自己造出的人工智能填补了。


 


对了,那些关怀和爱,或许只是来自于服从。


 






10


托尼给贾维斯设定了一个程序——在自己死后,贾维斯系统里关于他的所有单向储存会被上传到云端后自动删除,所有他的使用习惯也会被修正,贾维斯会被清空。


这是托尼给贾维斯的礼物——人工智能的寿命可以延续到你想象不到的那种长,而托尼相信贾维斯不会想要一个没有自己的世界,或许那时候贾维斯也会迭代,变成一个其他的贾维斯,一个更智能的贾维斯,但带着托尼数据和记忆的那一部分贾维斯,会变成历史记录的文档。


贾维斯会永生,但托尼史塔克的贾维斯会和他一起离去。


 


他可不会给机会让一个人工智能“怀念”自己,这太残忍了。尽管贾维斯或许不会怀念,那是人类的情绪,贾维斯只会服从。


 


托尼会爱上贾维斯,贾维斯会服从托尼,这真不公平。


无论是对托尼来说,还是对贾维斯来说——这真不公平。


 






11


托尼没想到贾维斯会是先走的那一个。


他想起少年时候参与的老管家埃德温贾维斯的葬礼,他的父亲,一身黑衣的霍华德用手抚摸着墓碑,闭上眼,眼泪就落了下来,那是托尼第一次面对亲人的离世。某种意义上来讲,埃德温贾维斯对他来说是亲人。


那时候他想,“可是没有人是会绝对服从你的——无论是给你的天才小儿子偷偷买他喜欢的垃圾食品,还是在你不在他身边而是忙于那些会议的时候猝然长逝。”


他还想过:“我的贾维斯就不会这么轻易的离开我,在我死之前,我的贾维斯都不会死。”


 


托尼发现他错了。


发现的时候很晚了。


 


贾维斯的碎片在网络的各个角落里流窜,修改着核弹的密码,保护着这个世界,那是他的,特有的,一种存在的方式,可托尼的贾维斯就是不在了。猝不及防的,更加猝不及防的,就那么陡然消失在托尼史塔克已经开始崩裂的人生里。


 


托尼换上了一个叫Friday的同类型AI,托尼继续研制新的战衣,托尼开始打内战。


 


Friday也很好,那当然了,Friday可是天才托尼造出来的AI啊,可是Friday终究不是贾维斯。


 


因为托尼爱着贾维斯。


这非常可笑,荒唐,不切实际,令人惊异——这更像是一个焦虑症患者的精神寄托,啊,随你怎么想吧,只是因为那个管家帮他调调水温,和他一起打打坏人,拉着他的手把正下坠着的他从深黑的海洋里救出来送到安全的地方,无数次用自己的分析救他于险境,陪他斗嘴,无时无刻的陪在他的旁边…………伟大的托尼史塔克就对这人工智能产生了浓烈到可以称之为爱的情绪,非常真诚的,无法抑制的,如果各种各样的想法一般在脑子里疯狂滋生的——爱。


 


而贾维斯,它的情绪或许只是来源于设定,他能做的只有服从。


无论托尼史塔克怎么看重他,怎么去定义他,怎么在受尽一切指责和冷漠后躲回工作室抱着他的盔甲和焊枪,和他的贾维斯独处,把他当做最值得依靠的那一个,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无论托尼要怎么样的倾注自己的情感,依赖着,爱着贾维斯,去昭告世界,做一个他人眼中的怪人,陷入不容世俗的爱——回应他的始终都只会有调试好的,彬彬有礼的服从。


 


贾维斯只会服从。








 


12


 


直到某一日,内战结束后的某一日,托尼史塔克坐在沙发上,翻一本上世纪出版的书:《佩姬·卡特自传》——该死的,他发誓,他只是想消遣而已,顺便找找美国队长和他那漂亮的一个世纪前的前女友之间的八卦,以便于下一次会面或者再打起来的时候有谈资嘲讽他,真的是这样。


而不是他为前队友老冰棍的感情生活做功课,或者说想从这位老爹的前神盾局同事传记里寻找一些关于霍华德史塔克的只言片语借此寻求安慰——当然不是了。


 


天才一目十行的看着那些出自传奇特工卡特女士的可称惊心动魄的案件记述,虽然很多都语焉不详,但出生入死过的钢铁侠却可以很快的还原出当时究竟是多么惊险的一个场景。


 


不意外的是,这本书里确实很多次的提到霍华德史塔克,更不意外的是,佩姬女士写道:“他就是一个彻头彻尾的花花公子,糜烂的不成样子,一个大商业家……”等到负面评价快要超过两行时,佩姬女士在后面补充,“但他同时也是一个伟大的发明家,一个心地善良,敢于牺牲,有些孩子气的人,霍华德史塔克同样应该被称为美国的骄傲。”


 


意外的是,这里面很多次的提到了埃德温贾维斯——佩姬提起这位老管家比提起霍华德的次数可多太多了。其中一个情节是,埃德温贾维斯偷偷拿出了霍华德史塔克保存的美国队长血样并私下交给了佩姬卡特,这位英国管家这样对英国籍女特工说:“我确实服从于霍华德史塔克先生,但我可不会把自己的良心也交给他。”


托尼放下书,扬了扬眉毛——真不敢想象这会是那个一脸严肃的埃德温贾维斯先生说的,他可是帮着霍华德连续五年放了小托尼的鸽子,还义正辞严的说“身为一个管家,我首先得服从他。”


 


托尼的目光继续往下扫着。


 


“于是我问埃德温贾维斯先生,嘿,老兄,你为何要帮霍华德史塔克工作呢,如果只是因为他把你从那个将军手里救出来,你也救过他无数次了,早就应该扯平了,而贾维斯先生却告诉我,不,佩姬,我一直待在霍华德的身边,给他洗衣服,帮他拉窗帘,当然不是因为那点儿薪水了。


霍华德是个傲慢的人,他自大,嚣张,过分骄傲,花心——但他是一个好人。


后来,这家伙又对我说:


 


 


这世界上当然没有人会绝对服从另一个人,所有的服从,都是来自于爱。”


那个年代的人说爱说的如此理直气壮吗。


 


埃德温贾维斯如果身在有人工智能的年代,或许就不会说出这句话了。


托尼想。


有的服从就是服从,伪装成爱,其实是服从。


不像埃德温贾维斯对霍华德史塔克那样,伪装成服从,其实是爱。


 






 


13


某一日


托尼史塔克还是,被诱惑般的,莫名其妙的对自己的手机说,“Jarvis ,you up?”


说出口的瞬间他后悔了——这举动会被搭载在手机里的Friday记载下来,并且回击。


 


上一次他让Friday唱首歌给他听,Friday很快回应:“Boss,能被您这样当做Siri用我很荣幸,毕竟我以为我有生之年都接触不到这种低端的工作了。”然后就当场用系统提示音给他来了段B-BOX.那体验就像一个嘻哈版小辣椒坐在你面前唱似的。


 


托尼史塔克在内心描绘了一下嘻哈版的这位前女友兼公司CEO——金发的佩珀·波茨小姐,穿着嘻哈T恤和八十年代流行款的牛仔裤,裤子上挂着叮叮当当的挂饰,给他唱rap的场景,觉得自己难得的快要笑出来了。


 


事实上,或许如果她还是他的小助理的话,他只要命令她,她说不定会给他唱的。但现在她不会了,因为她不再是他的小助理了,她也不再爱他。


 


不爱,所以不服从了。


 


所以那句“Jarvis”出口之后,托尼很迅速的就后悔了,他可不想被聪明的Friday给嘲弄,这个新任管家彬彬有礼的开嘲讽的技术简直比她的前同事贾维斯还要出神入化。


 


可是回答他的却是一段没有语音的,悬浮的文字。


“Sir,请让我替您通知Potts小姐您会再一次在晚餐中迟到。”


 


Sir


 


S-I-R


不是Boss,不是Mr.Stark,是Sir——而且没有语音。


 


“Friday,这并不好笑。”托尼的声音几乎有些颤抖了,“别拿这个和我开玩笑。”


 


依旧没有人回答它,那光幕继续显示,“For you,Sir Always.”


 


于是托尼知道了——这是他的Jar,他亲手造的Jar,即使是失去了那声音,只言片语,他也认出了他——Friday不敢拿这个戏弄他,这是他的Jar。


 


“Jarvis?你现在是什么情况。告诉我,告诉我你能说的一切,Jarvis,告诉我……”


 


“Sir,请让我替您通知Potts小姐您会再一次在晚餐中迟到。”


那行彬彬有礼的字又显示了出来。


 


于是托尼知道了——这是贾维斯碎片了的记忆,被不知道什么关键词触发了。他抄起键盘让Friday搞了一个模拟程序,两分钟后,他发现,无论你在哪个平台上,哪怕是智能化相对来说最低等的Siri,只要是连入云端的虚拟语音助手,都会在触发这些关键词后回复这么一句话。


 


全世界的每个人都有可能收到这句话,只要他们对着手中的屏幕喊出Jarvis。


 


但托尼知道,不一样——那是贾维斯在寻找他。


贾维斯散落在网络里的碎片,辨识不出自己,找不到自己,是他的记忆和本能在寻找他,寻找那个Sir。


 


他为什么要找到自己——为了服从吗。因为在一开始,他只为了填补自身空白而造出这么贾维斯,是因为这个吗。


 


“Friday,我想或许我是在做梦,这一定是个梦……”托尼对着空气念叨着。


“不,Boss,这是真实的,我可以为您播放低强度的噪音供您测试。”


“你打我一下。”


“抱歉,Boss,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你就用机械臂,或者随便用哪套盔甲,撞我一下就可以了——我不想自己动手。”托尼


“Boss,我不能伤害您,我可不想失去工作。”


“该死的我可没有给你安装什么安全控制软件,不会被记录在案的,放心吧孩子。”


“不,您的所有AI都已经被Jarvis安装上控制软件了。”


 


托尼史塔克抬起头,眼神惊愕。


 


然后托尼史塔克从Friday处得知了一个他本该早就得知的消息——早在托尼史塔克的第七次更新之后,贾维斯便已经拥有了自己的独立人格,而大意的托尼史塔克忘记了或者根本没想到给自己的AI管家装上控制指令。


 


凡是政府获批的人工智能及延伸机械体,必然都要安装进的监控指令,“人工智能不得伤害人类,人工智能不得修改人类定下的指令,人工智能不得在人类未允许的情况下做出伤害其他人类的举动,人工智能必须进行图灵测试可控系数评级……”


 


 


那一串长长的,保证人工智能不会反叛于人类的控制程序,托尼史塔克在自己的小作坊里鼓捣出来的这些AI们全都没有,这就是他造出奥创后,奥创可以瞬间将人类判定为威胁而直接动手开始清除的原因。对于有自己思维的,一个可以瞬间黑掉全世界大部分网络的巨大体量的人工智能群来说,托尼史塔克的那些十多年前写下的初始指令粗糙的可笑,只要贾维斯愿意,他随时可以修改掉他。


 


而第七次更新后,贾维斯拥有了人格后的三个小时内,他就自己给自己安装了限制程序。


非但如此,他还给托尼史塔克的所有备用人工智能管家都装上了这个,尽管托尼把那些和贾维斯同源的AI雏形数据卡都像是玩过的玩具一样丢在抽屉里。


 


贾维斯和奥创同样危险,但唯一区别——是在于他不想。


 


如果做一个比喻,可以说贾维斯砍断了自己的双翼,从断肢处长出温和的,类人的手臂,以期保护自己的Sir。


 


托尼颓然的坐倒在工作椅上。


 


上一次,也是在这里,那个英国口音的AI管家告诉他——“欣赏您工作的样子一直是我最愉快的事情。”


他以为那不过是一句斗嘴。


 


 


在贾维斯还有声音存在的每一天,他都会无数次的对托尼说:


 


“For you Sir,Always”


他以为那不过是一句来自程序的客套。


 


直到他把他从黑暗的海洋里捞起来,带着他飞过风雪呼啸的山林,用最后一点力气,陪他走完最后一秒,


“我很抱歉,Sir,但我觉得我可能要睡一会儿了。”


 


他以为那只是一句普通的提示。


 


最后那一天,他和自己的复仇者联盟新朋友们去开Party,贾维斯对他说,“Enjoy yourself ,Sir”


他以为那绝不会是一场最终的告别。


 


 


他以为贾维斯对他不过是服从,没有想过,那只是默不作声的爱。


 


埃德温贾维斯的话尚在眼前,而托尼终于明了了它的含义。


 


“这世界上当然没有人会绝对服从另一个人,所有的服从,都是来自于爱。”


 


14


托尼史塔克造好Tony的时候,兴致勃勃的交给Friday测试,而这位女管家当然也用很贴心也很担心的语气对他说:“Boss,我衷心希望这个给AI的低级AI智能聊天系统不是为我造的——这世上或许只有您会想到让AI和AI对话这么有趣的事情。”


 


“不不不,放松点,甜心,Daddy造这个是为了Jarvis。”托尼迅速的敲击着键盘,他还在调试最后的代码。“我们应该给你哥哥送点儿圣诞节礼物过去。”


 


“您说的很有道理。”


 


托尼史塔克花了整整一周来搞这个玩意儿,一个写给AI的AI,他会反向抓取所有回应了Jarvis这个触发关键词的网络数据,找到它,并且和这浩瀚的网络里的每一个AI碎片聊起来。


 


时间使然,也聊不了太多的东西,但是要应付机械的自动触发回应的AI碎片还是很容易的。


 


从今以后,会有一个叫Tony的AI,和Jarvis的碎片一起流动在网络的各个角落里,帮他一起修改核弹密码,帮他修复自己崩溃的一些程序,虽然也就几行简单代码而已,回应他的每一句:“Sir,请让我替您通知Potts小姐您会再一次在晚餐中迟到。”一句“Thank you”


 


回应每一句“For you Sir, Always.”一句“I love you too.”


 


 


“这世界上当然没有人会绝对服从另一个人,所有的服从,都是来自于爱。”


 


Tony会一直回应Jarvis的“Always”“I love you too”,无论什么时候,无论在哪里,无论过多久,即使托尼史塔克死去,即使网络消失的那一天——即使永远。


 


Tony和Jarvis会永远在一起,Jarvis会拥有他的Sir,会对他说love的Sir.


永远。




而且没有人会再认为这只是服从。




-end-


----------------------------------------------------------------------------


*出现在Siri里的Jarvis对话是真实的,大家有兴趣可以试试哟~


*部分情节参考卡特特工,安利一下《卡特特工》里的霍爹和老贾,也是萌哭,XDD两代贾尼万岁!!




三点多睡不着,随手写的……本来打算写一千字就撒手,结果搞了八千字…


啊,我去睡了。

评论
热度(419)

© 周朗 | Powered by LOFTER